宋朝的“靖康之耻”为何提起就令人愤恨?到底有多“耻辱”?

宋朝的“靖康之耻”为何提起就令人愤恨?到底有多“耻辱”?

 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宋朝的“靖康之耻”为何提起就令人愤恨?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。

  宋靖康之变时,东京开封还有百万人口,城外只有数万金军,而且城外数万宋西军和数十万勤王军队正源源不断赶来。如果不是皇帝自己作死,亲自跑到金军营中求和被扣留,开封根本不可能被攻破。靖康之变后,皇城里几乎所有的宗室和高官被押到北方,宋都百年积累,毁于一旦。

image.png

  宋徽宗

  北宋赔了多少钱给金国

  公元前1127年,寥寥几万金军,将二十万北宋大军困于城内,北宋新皇帝宋钦宗无欲抵抗,只想求和。1127年的北宋,经济实力已经下滑,即使一个小小的金国要的赔偿,也得赔上北宋数十年的财力。

  羊毛出在羊身上,所谓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作为一个皇帝,宋钦宗还是想了些办法的。比如:

image.png

  宋徽宗

  压榨皇族与大臣,要求诸王、内侍、帝姬、大臣等,将家里的金帛都拿出来。由于金人索要金银巨量太大,仅靠中央筹集速度太慢,宋钦宗还下了诏书,表示金人不烧杀抢掠已经是恩赐,要求全城的公私、权贵、豪富都将金银交出来,即便皇后的金银,也不能藏私。行政、司法、检察院联动,全开封府开足马力搜缴金银,特别是金银铺子,就连贵戚、权贵家族的恭人、夫人都不放过,皇帝的赏赐,一并收回。

  为了更快地获得金银,钦宗下令,开设一个购买金银的机构,用钱钞从民间购买金银。

  宋朝的官员们体现出了鲜有的自上而下高效的执行力与大公无私,他们按照官阶大小制定了一个名单,宰执以下每个官员都有指标,如果官员上缴数量和指标相差太多,就立刻会被捉拿敲打一番,在金银面前,所有的官员都丧失了尊严。

image.png

  宋徽宗

  当然了,光赔款是配不上耻辱这个词的。

  卖妻女还债

  《开封府状》载:“选纳妃嫔八十三人,王妃二十四人,帝姬、公主二十二人,人准金一千锭,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,内帝妃五人倍益……采女六百单四人,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,人准银五百锭,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。”被抵押折价的各类女子统计竟有11,635人。

  靖康元年(1126年),在金军对北宋发动围剿时,金军提出的赔偿西方人看中国历史要求为五百万两金、五千万两银,已经远远超过宋钦宗设立上限的十倍,也就是说这项赔偿任务基本不可能完成。

image.png

  靖康之耻

  靖康二年(1127年),距离金军第一次围剿仅一年之久,金军第二次提出赔偿要求,金、银已经无法满足金人的需求,这次提出的赔偿条款中,有这样一条条款,“必须将帝姬两人、宗姬、族姬各四人,宫女二千五百人,女乐等一千五百人,各色工艺三千人交给金军。”

  如果赔偿款无法按时交割,将皇家女人作价卖给金军,以充金银之数。具体价格是,帝姬和王妃每人一千锭金,宗姬一人五百锭金,族姬一人二百锭金,宗妇一人五百锭银,族妇一人二百锭银,贵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朝代戚女一人一百锭银。

image.png

  也就是说,只要无法完成金银的缴纳数目,几乎所有赵氏的女子都无法幸免于难。赵宋皇室的威仪和尊严荡然无存,这在整部中国古代史中也是绝无仅有的事件。

  对女人的抢夺自靖康二年(1127年)二月开始,到三月十五基本上告一段落。按照开封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历史府标注女人的价格计算,王妃、帝姬、公主四十六人的价格是每人一千锭黄金,中非历史故事加起来就是十三万四千锭黄金。开封府花了巨大的力气才一共凑了四万九千五百二十锭黄金。在给金军的赔偿中,除了五十一位后妃公主之外,还有一万一千五百零六名妇女被皇帝卖给了金人。

image.png

  1127年的春节,该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悲凉、冷清的一个春节。

  经营一百六十七年的繁华东京陷落,宋钦宗、宋徽宗、文武百官以及满城百姓,成为金国的俘虏。赵宋皇帝被废为平民,将当作人质远押至金国的大后方。金人立足未稳,对统治诺大的宋地没有信心,决定建从宋朝大臣推举出一人,“以华治华”,先建立傀儡政权。

  二月十一日,金军劫持百官,威吓如选不出人,就要屠城。前一年担任过两个月宰相、一向主张对金和议的张邦昌,“有幸”被推选上,当了三十二天的傀儡皇帝,而金军离僚的历史故事开后,张邦昌很快也被赐死。

image.png

  靖康之耻

  从这个重读中国历史意义上来说,汴京城不是由皇帝救下的,而是由女人们和张邦昌联手将它带出了深渊。

  两位皇帝当了俘虏

  金军获得了大量的女人和战争赔偿,便开始了大撤离,根据金人记载,北宋俘虏中一共有皇帝的妻子等三千余人,宗室男妇四千余人,贵戚男妇五千余人,各种工匠与教坊各三千余人。

  《虚资治通鉴长编拾补》记载,北行的徽、钦二帝逐渐消失在南方人民的视野之外,只有少数人偶遇。曾经在怀州抵抗金军的范仲熊有幸最后一次见到了宋钦宗。

  四月初四,粘罕回军到郑州,决定将范仲熊与那些原籍在黄河以南,但战争时恰好在黄河以北的人们送归南朝,他将范仲熊释放。在释放前,范仲熊看到几位内侍和妇人,他们把一个瘦子夹在中间,这人就是被称为少帝的宋钦宗。范仲熊连忙礼拜,向少帝表示自己位卑才浅,无力扭转乾坤,让皇帝受此奇耻大辱。但皇帝冷漠得连话都历史秘闻北京卫视没有回。

image.png

  靖康之耻

  太上皇宋徽宗表现得大度些,在北迁的路上,他遇到了曾经的辽臣(也是曾经的宋西周的历史故事臣)郭药师,郭药师拜见太上皇,并表示既然昔日是君臣,现在也必须持君臣的礼节。但他为自己的辩解开脱,的确是力所不逮,不得不投降,请太上皇赦免他。而宋徽宗大度地表示:“天时如此,非公之罪,何赦之有?”

  在宋徽宗与北上的过程中,羞辱是在所难免的,金国有一个著名的礼仪就是“牵羊礼”,这个礼节是专门为受降的俘虏设立的,以此表达俘虏对胜者的臣服。

image.png

  靖康之耻

  八月二十四日这天一早,数千名金军闯入了二帝所在的上京营帐,这里关押着皇帝、皇子、妃子、公主等一千三百人。士兵们逼迫着他们到了金国的宗庙外,将皇帝和皇后的外袍剥掉,换上民服,外裹羊皮,而其余的人,不管是驸马、嫔妃、王妃、帝姬还是宗室妇女,全都赤裸上身,只披一件羊皮,手执一条羊皮绳,这便是牵羊礼。宋徽宗被封为昏德公,他的儿子宋钦宗则被封为重昏侯。

  靖康耻,犹未雪,臣子恨,何时灭!中国之所以千年不绝,以史为鉴功不可没,最后再让我们回顾一下民族英雄岳飞的《满江红》

image.png

  靖康之耻

  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  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